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聚焦 > 内容
新闻中心 / news
快捷窗口
媒体聚焦
2.5小时心肺复苏、60天重症监护 1年后何科蕾回来了……
发布时间:2019-11-22 10:02:54  来源:上游新闻

“你还记得你学的什么专业吗?”

 

“儿科。”

 

“你还想不想当医生?”

 

“想!”……

 

11月14日,距离何科蕾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那天,还差10天刚好一年。一年前的那天,重庆医科大学的同学和老师们将他从死神手里硬生生地抢了回来。一年后,他和爸爸一起,回到当初抢救他的重医大附二院重症医学科感谢医生护士,还唱着偶像周杰伦的歌……

 

(何科蕾回到重医大附二院ICU感谢他的“恩人们”)

 

一次最长时间徒手按压的抢救奇迹

 

如果没有一年前的那次意外,何科蕾应该顺利从重庆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成为一名优秀的儿科医生,在重医附属儿童医院临床科室作为实习医生轮转时,他就已经收到过病人送给他印有 “妙手冠中华,医德暖人心”的锦旗。但在2018年11月24日23点时分,命运给了他一次最惊心动魄的考验。

 

(何科蕾做实习医生时收到来自病童家长的锦旗)

 

晚上11点多,“噩梦”悄然而至。睡在何科蕾下铺的室友觉得有点奇怪,一直以来都鼾声如雷的何科蕾,不知为何突然听不到半点声响了。凭着医学生对疾病的特殊敏感,室友赶忙起身查看,只见何科蕾同学,口吐白沫,嘴唇发绀,连声呼唤却毫无反应。宿舍同学便火速将他送到距离最近的儿童医院1楼肿瘤科进行抢救!

 

“意识丧失、大动脉搏动消失,马上抢救”,医护人员立马对其进行徒手心肺复苏,儿院30多位同学及其他科室医务人员闻讯,也相继赶赴现场,纷纷加入到抢救队伍中,一场与死神的拉锯战打响了。在抢救室,儿童医院医生和同学们,不间断的轮流实施心脏胸外按压,30几位同学排起了一字长龙,争相等候着替换按压。

 

重医大附二院急诊医师在接到急救电话后,也快速赶往现场,组织各方力量,对何科蕾同学进行紧急抢救。1下、2下、3下……泪水夹杂着汗水,十多位医护人员和同学,不停地按压抢救着,女同学体力不支了,只能跑到抢救室外大声放哭,几乎儿童医院所有的男生都出动,轮番上前,参与按压抢救。

 

“科蕾,你快醒来啊!等你醒来了,我再也不嘲笑你的发际线了!”

 

“科蕾,等你醒来,我们再一起去打球好吗?”

 

“科蕾,你的爸爸来看你了,你快睁开眼吧!”

 

一声一声的呼喊,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在经过两个半小时的徒手按压、27次的电除颤、以及近70支抢救药品的静推后,何科蕾同学的自主心跳终于恢复,心电监护器上平直的波形终于重新起伏,在场所有人员全部相拥而泣。

 

(恢复心跳只是漫长生命抢救的第一步)

 

这是一次不言放弃的死神抢夺战,他们一起创造了最长时间徒手按压的抢救奇迹,他们一起将何科蕾“抢”了回来。 

 

一次最漫长最艰辛的生命抢救

 

心跳恢复,却只是与死神争夺战成功的第一步。转入重医大附二院重症医学科(ICU)后,一场漫长的生命抢救才正式开始。

 

重医大附二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张安回忆起何科蕾刚来时的情况,也仍是眉头紧锁,直言“他当时的情况不是一般的糟糕,是非常不乐观,生命仍旧处于垂危之际。”在送往重医大附二院ICU的路上,何科蕾发生心衰,气管插管导管里充满了粉红色的泡沫痰,便携式呼吸机打不进去气,改成手动球囊通气。送入ICU时,血压低至70/39 mmHg,双瞳已经散大至直径6mm,伴随发生了急性肺水肿、多脏器功能衰竭、缺氧缺血性脑病……这些疾病中的一种就足以夺取一个人的生命,他却同时患有这数种疾病。

 

 

(重庆医科大学和重医大附二院领导看望何科蕾)

 

重医大附二院领导对此事也高度重视,梅浙川副院长亲自组织参与全院专家会诊,成立以重医大附二院重症医学科为首的抢救小组,全力抢救何科蕾。26日傍晚,重庆医科大学黄爱龙校长,重庆医科大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段昌柱,重医大附二院梅浙川副院长和医务处张荣贵副处长及儿童医院相关领导一起前往ICU病房探望何科蕾同学及家属。仔细了解事件经过及何科蕾病情后,黄爱龙校长的表情十分凝重,心情也十分哀痛,他表示“何科蕾同学不仅是我们重医的优秀研究生,也是我们自己的娃娃,事件发生后,令人欣慰的是重医同学面对危急情况,展现了作为医学生应有的专业素质和团结一致的精神面貌,同时,医院方面,一是要尽全力抢救,二是要继续查找病因。此外,全校师生都在组织捐款,请家属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挽救‘娃娃’的生命。”

 

(黄爱龙校长、段昌柱副院长、梅浙川副院长、张荣贵副处长和医生一起了解分析病情)

 

病因不明,没有任何指向,凝血功能极差,循环极不稳定,肝肾功能损害严重……因为病情十分危重,外出行CT检查风险太大,重医大附二院重症医学科只能对症支持,以稳定生命体征为主,边治疗边评估。

 

渐渐地,治疗有了起色,1天后何科蕾的瞳孔开始缩小了, 9天后升血压药物逐渐停用,21天左右肾脏功能开始恢复,32天有自主活动迹象,刺痛可定位,48天后有意识恢复迹象……何科蕾在重医大附二院ICU整整躺了2个月才出院。为了继续进行康复治疗,张安主任又帮忙联系了可以做高压氧治疗的医院,一家没有床位,又换一家,直到把父子俩安顿好,不放心还经常给何爸爸电话询问恢复情况,问需要哪些帮忙。

 

在这一场漫长的抢救中,医护们和他一起经历了最艰难的挑战,一起战胜了死神的威胁,终于将何科蕾拉回到了安全线内。

 

一首最动听最深情的歌曲

 

“糖果罐里好多颜色,微笑却不甜了,你的某些快乐,在没有我的时刻,中古世纪的城市里,我想就走到这……”一年后,何爸爸带着何科蕾回到重医大附二院重症医学科,带着一面送给张安主任和科室医护们的锦旗。何科蕾还给大家唱了一首他的偶像周杰伦的歌《明明就》,他笑着唱,爸爸在一旁给他放着伴奏,医生护士们安静的听着,慢慢的,大家笑着的眼眶里都有点是湿湿的。

 

(近日何科蕾回到重医大附二院给ICU医生护士送锦旗致谢)

 

何爸爸说:“如果没有重医的同学和老师,没有附二院ICU最开始的全力抢救,就没有现在的何科蕾,他们是我们的恩人。” 一年前大家都担忧他会成为植物人,或者要长期卧床,但现在的何科蕾,能自己走路,基本的生活也能自理了,和他说话时,他还能开几句玩笑了。记者笑他说他长胖了,何爸爸说出院的时候才九十几斤,现在已经有128斤了,脸都长圆了。何科蕾接了一句:“不要长胖了,长得像猪儿一样啷个得了。”

 

何科蕾胖了,何爸爸却瘦了,头发也白了很多。他说,一年前自己想都不敢想以后会怎样,觉得只要活过来就好。在重症监护室那两个月,是他最煎熬的两个月,经常都要收到病危通知书,但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每天去隔着玻璃探望半小时,看着儿子在里面浑身插满管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那时的悲伤和绝望只有往肚子里咽。“但科蕾还是幸运的,重医和社会对我们的捐款,让我至少不用愁医药费;另一方面,附二院ICU的医生很尽心尽力,所有能用的方法他们都用了,张安主任经常主动来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忙,主管医生每天除了给我讲儿子的病情,还要宽慰我们,是他们一点一点地帮我们建立了信心。”

 

(何科蕾和爸爸一起唱偶像周杰伦的歌)

 

现在,为了让何科蕾早日恢复全部的记忆,父子俩每天上午做经络刺激治疗,下午做高压氧治疗,傍晚输液,虽然日子仍旧艰辛,但何爸爸和何科蕾的脸上笑容多了很多。何爸爸说:人活过来了,就有希望了!我们也期待何科蕾早日重回医生岗位,带着他的那份坚强和乐观,去治愈更多的孩子。

渝中院区地址:中国重庆市渝中区临江路74号

院办公室:023-63832133(上班时间)

院总值班:023-63693024(下班时间及节假日)

导医台:023-63693138(上班时间)

急救部:023-63693003

江南院区地址:中国重庆市南岸区茶园B区江南新城天文大道288号

院办公室:023-62887133(上班时间)

院总值班:023-62887024(下班时间及节假日)

导医台:023-62887101(上班时间)

急救部:023-62887109

版权所有: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990号

Copyright @ 2016-2019 SAHCQM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5009793号-1